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说禅

禅的幽默

2018年02月26日 0

       沙弥禅从前有位座主(讲经的法师),一年之前收留了一个云游行脚的小沙弥。沙弥外出之前,在座禅寺修行经年,所以,颇为懂得一些禅的机锋。

       座主将沙弥当成了侍者,平时总是呼来喝去,让他替自己干一些琐碎的事务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,座主正在看经,小沙弥喊了他一声。座主应声问道:“干什么?“沙弥笑着说:“没事、没事,不干什么。“座主刚刚静下心来,尚未看几行经文,小沙弥又叫了他一声。座主不耐烦地问:“你究竟叫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沙弥依旧笑眯眯地说:“不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 如是再三,座主忍不住发火了:“你这样三番五次地呼喊我,究竟有什么事?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沙弥说:“你一年来,整天将我呼来唤去,让我干这、干那,我从来没有怨言。今天,我才喊了你几声,并且还没让你干什么,你就作怪!”

       座主张口结舌。(法灯禅师听说这一公案后,代他回答:“去,去!”)第二天,有一个居士林请座主讲经。他在带着小沙弥前行的路上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小沙弥问他高兴什么?他说,法师能够讲经说法,如同鱼儿得水,所以心里异常欣喜。

       小沙弥拿出一面随身携带的镜子,让座主照照。

       他的意思是说,你喜形于色,失却了本来面目。哪知,座主不悟,反而对自己的容光焕发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   在路过一个池塘时,有一条死鱼漂在水上。沙弥问他:“你说,鱼难道不是依赖水而活命吗?”

       座主说:“那当然,如鱼得水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 沙弥指着水中的死鱼说:“那么它为什么又死在水中了呢?”

       座主无言以对。(天龙禅师代答:这就是它为什么不到岸上死的原因。)晚上归来,座主既然是法师,所经不静坐参禅,而是在佛前持名念佛:“阿-弥-陀-佛――,阿-弥-陀-佛―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静坐禅修的小沙弥被他的声音麻烦得无法进入禅定境界,便叫了他一声。座主回头,只见小沙弥闭目端坐在蒲团上,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。座主转回头,继续念佛:“阿-弥-陀-佛―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小沙弥又喊了他一声。座主再次头,问他干什么?小沙弥依旧静静坐禅,不睁眼更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 座主生气的说民:“我正在念佛呢,你为什么总是打扰我?你这孩子,没事找事,真是麻烦透了!”

       沙弥说:“你整天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的念叨,阿弥陀佛他老人家从来没有嫌你麻烦,更没有对你发火。我今天才念了你两声,你怎么就急了?”

       智慧链接:佛祖释迦牟尼有“四小不可轻”之说。其一,小火星不可轻: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其二,小龙不可轻:小龙日后能长成大龙,喷云播雾,兴风作浪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   其三,小王子不可轻:小王子时都可能登上王位,具有生杀大权。其四,小沙弥不可轻:小沙弥旦开悟,见与佛齐,就是天人之师、宇宙法王。古往今来,有许多沙弥小小年纪便明心见性,成佛作祖了。

       儒生禅儒生的家居住在禅寺隔壁,在学堂里读“之乎者也”之余,也曾像模像样地学着和尚参禅,因此,在装了一肚皮学问的同时,心里也领悟了不少的禅机。

       教他们举子业的先生,是个老学究,不苟言笑,正儿八经,整天一副师道尊严的夫子模样。先生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:“孔老夫子像你们这么大的时,如何如何。”有一天,先生又在训诫他们:“你们要向圣贤学习,时时刻刻向圣人看齐。孔圣人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学贯古今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儒生站立起来,认认真真、恭恭敬敬向先生请教:“先生,孔老夫子像我们这么年轻的时候,就已经学贯古今了。那么,他老人家像您这么大年纪的时候,学问如何?”

       先生哑然,学生忍俊。

       又一天,先生谆谆教导他们:“你们要好好拜读圣贤之书,古今中外,天文地理,世间的一切道理,都在孔圣人的书里。古代帝王将相,半部《论语》的一、两句话体会深切,便可终生受用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 儒生频频点头,给先生鞠了一躬,伸出大拇指说道:“先生,您这话太对了!我对孔夫子的两句话牢记于心,念念不忘,仔细领会,尤其是完全遵照孔圣人的教导之后,越品越有滋味,而且大有心宽体胖之功效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、好!”先生很兴奋,“是哪两句话?快说给大家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 儒生一本正经答道:“食不厌其精,脍不厌其细。”

       幸好,学堂的房顶很坚固,不然的话,早已被学生们的笑声掀翻了。

       一个节日,儒生与三五同窗相约聚会于望江楼。望江楼有美酒,有佳肴,更有翩翩舞姿,柔柔歌喉。在街上,他们与先生不期而遇了。有位同学客气了客气,先生却将他的礼让当了真,与他们一同来到望江楼。

       先生自然被请入正座。酒过三巡之后,丝竹之声响起,妙龄舞妓出场了。她将所有的柔情都化作了美妙舞蹈,换来满堂的喝彩。

       非礼勿听,非礼勿视。先生牢记圣人的教导,紧闭双眼,规规矩矩,严严肃肃,正襟危坐,丝毫不被周围的喧嚣与嬉闹所动。酒席散后,舞妓来向人们索取酬赏时,儒生将她招了过来,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。于是,歌妓直奔先生而来,屈膝施礼请他赏银。

       先生拂袖而起,生气地说:“我根本连正眼都没看你!”

       舞妓一把抓住他的衣襟,按照儒生刚才教给她的话,说道:“睁着眼睛看的倒是没什么,最多看到外面的衣裳。你闭着眼睛想,那才利害呢,恐怕什么事都做了!因此,老先生你必须付双倍的酬劳。”
  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新浪微博